主页 > 消费环境 >城市暗面:爱德华‧霍普与孤独的人们

城市暗面:爱德华‧霍普与孤独的人们

归属:消费环境 日期: 2020-06-27 作者: 热度: 248℃ 720喜欢

城市暗面:爱德华‧霍普与孤独的人们

  英国作家奥莉维亚‧莱恩(Olivia Laing)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搬到了纽约市,形影单只的莱恩意识到自己每天都得面对强烈的孤寂感,而她发现对这种难以启齿的经历越加着迷。于是莱恩开始透由艺术,来探索这座孤独的城市。

  《孤独的城市》(The Lonely City)一书讲述了城市、孤独与艺术之间的关联,从爱德华‧霍普(Edward Hopper)的《夜游者》(Nighthawks)到安迪‧沃荷(Andy Warhol)的《时间胶囊》(Time Capsules),从亨利‧达格(Henry Darger)堆积如山的水彩画到大卫‧瓦纳罗维奇(David Wojnarowicz)的爱滋病运动,莱恩从中深入地探究孤独的意义与内涵。而透过奥莉维亚‧莱恩的诠释,解释了为何爱德华‧霍普画作中的城市光景,能如此精準巧妙地捕捉孤独体验。

  谈到爱德华‧霍普会想到什幺呢?霍普画作的预见性和力度,传达寂寥、疏离和冷漠的一幕,与孤独早已成为难以磨灭的连结。但他从不喜欢这种想法,让自己的画作被定型,或是描绘孤寂是他的专长和中心思想。「关于孤独的说法过度夸饰了。」他曾在为数不多的长篇访谈中,这样告诉朋友布莱恩‧奥多尔蒂(Brian O’Doherty)。

  那为何人们仍坚持将他的作品归于孤独呢?显而易见的答案是,霍普画作里的人物经常只身一人,或是不安氛围中存在两三组沉默寡言的集体,表情和肢体动作表现出苦恼烦忧的神情。但还有其他方面也是如此,像是藉着凭空想像打造的城市街道,霍普的城市场景确实複製了孤独感的核心经验:他用墙壁隔开或围以栅栏的手法表现分离的感受,并与难以容忍的近距离暴露结合。

城市暗面:爱德华‧霍普与孤独的人们

  即便是他最温和的作品中也存在这种紧张关係。比方说《Morning in a City》中一名裸体女性手拿毛巾站在窗户前,她的身体以淡紫色、玫瑰色和浅绿色的优美斑点构成,展现的情感宁静且平和;但微弱的苦恼不安情绪明显的表现在画作最左侧,宽敞窗户外将空间让给了高耸醒目的建筑物,伴随着清晨的法兰绒粉红色天空。

  房屋对面的大楼存在至少三个窗口,绑着的绿色窗帘遮掩了其余的窗户,其外型是全黑且粗略的正方形。窗户可视为相似于眼睛的角色,从它的词源「风眼」(wind-eye)和其功能都有这种意味,女子带着不确定性的眼神遥望远方,也许是她希望被看见,但或许也被世界忽视。

城市暗面:爱德华‧霍普与孤独的人们

  爱德华‧霍普最着名的作品《夜游者》中,绿色的阴影斜长尖锐的散落在人行道上,没有其它的色彩能如此有力地传达城市的疏离感。而这间24小时营业的餐馆,正是食客们的避难所,但我们找不到可见的入口处,这里并没有办法进入或离开;唯有在画作后方有一道卡通式的赭石色大门,而它也许是前往骯髒厨房的入口。

  在街道这侧的餐馆完全被封闭隔离,就像是城市里的玻璃水族箱。而身处在这座漆着鲜黄色墙面监狱的四名人物:一对游手好闲的情侣、身穿白色制服的柜檯服务生,以及背对窗户的男子(他的上衣口袋是画布上最黑的部分),没有人交谈、也没有人看着另一个人。这里是孤独食客避难、等待救助的场所,也或许是阐述这种断开联繫的景像遍布在城市里。

  三角形阴影轻轻散落在四处,柜檯服务生站在四人组成的三角形中间,主持像是夜晚的咖啡圣餐,而自己也受困其中。画布边缘被硬生切断,不留下任何空间给能够逃离这里的通道。爱德华‧霍普藉由扎实建物与透明玻璃的同时存在,明亮四射的封闭餐馆与街道阴郁氛围建立起强烈的隔离感;而微妙的几何图像干扰点缀,点燃观众内心产生深刻不安的情绪。乔伊斯‧卡罗尔‧欧茨(Joyce Carol Oates)曾如此形容《夜游者》:「最切中要害的辛酸,不停重演的美国孤独感的浪漫形象。」

城市暗面:爱德华‧霍普与孤独的人们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孤独的城市》(The Lonely City)

作者:Olivia Laing

出版:Picador

时间:2016